400-070-7072
超声治疗问答
以生命的名义——客观认识HIFU治疗的“非消融效应”
2020-05-08
11.jpg


希波克拉底誓言(节选):我要遵守誓约,矢忠不渝......我要竭尽全力,采取我认为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,不能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......如果我能严格遵守上面誓言时,请求神祇让我的生命与医术得到无上光荣;如果我违背誓言,天地鬼神一起将我雷击致死。

随着科技的进步,医学诊治水平在飞速发展。但是,当我们面对一个个冰冷的设备和待修理的疾病的时候,我们扪心自问,这还是几千年前医学的初心吗?

一个普通的早晨,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肿瘤科病房,一位失去了手术机会的胰腺癌患者,从西北地区不远千里慕名而来,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来上海进行HIFU治疗。两年前,患者刚刚查出胰腺癌而辗转于多家医院,绝症带来的精神打击和肿块引发的剧烈疼痛,使得患者和亲人备受煎熬。

中晚期胰腺癌的常规治疗收效甚微,对于剧烈的腰背疼痛,往往也只能借助于镇痛剂。一把化疗药,几支杜冷丁,亲人辛酸泪,留有病患痛。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患者来到上海。接受一个疗程的HIFU治疗后,让人欣慰的是疼痛症状明显缓解,开始进食,过上了久违的“正常生活”。可是治疗结束后的MRI检测显示,肿块大小没有明显变化,肿块内部也没有明显的“消融”改变。可是,又如何科学地解释症状的改善呢?

三个月过去了,患者又隐约出现了涨、痛的感觉,再次来到华东医院,又一个疗程的HIFU治疗,缓解......两年的时间共接受了五个疗程的HIFU治疗。这样平静的生活,打破了“活不过一年”的魔咒。最近一次的MRI检测显示,相比两年前,肿瘤有了一定的缩小,肿块内部仍然看不出影像学上的消融改变。

这只是华东医院肿瘤科诸多胰腺癌患者中普通的一位。在这里,每年要进行2500例次的HIFU治疗。其中大都是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,在这里,他们平静和真实的用 HIFU治疗的次数来延长着自己的生存时间。

如何使HIFU治疗发挥其应用的效能?作为国内早从事HIFU治疗的临床专家之一,也是卫生部指定的HIFU培训治疗基地的学科带头人,赵洪教授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HIFU治疗原理相同,差异则在于理念。赵洪教授团队把HIFU的消融治疗主要用于患者一般耐受条件较好、超声通道佳的肿瘤治疗中,例如在一部分肝癌、子宫肌瘤的治疗中,这些病人治疗后的影像检查上会有明显的消融改变。而对于患者耐受差、特别是中晚期肿瘤病人,此时肿瘤细胞增殖能力强,如果达到影像上的完全消融改变,治疗时需要给予更多额外的能量,伴随而来的就是不可预期的并发症。

治疗的天平上,有效和安全就是两颗砝码。有何种理念,就有何种技艺。医生们就是用自身的经验和技艺维系着这个天平的平衡。如果把病人看作待修的机器,完成以后理应交付一张美的验收图;可,人不是机器!相比治疗本身来讲,生活质量的改善对于中晚期肿瘤患者是更大的帮助,何况又能适当地延长生存期?这一切,远比单纯交给病人一张漂亮的图片更有意义。论根除,谁敢和手术试比高?和手术相比,HIFU的局部效果无法企及,而其治疗优势则在于无创。对于不能手术的中晚期肿瘤患者,如果过高集中的能量带来了并发症,结果有可能不仅消融效果没达到,无创的优势也没有发挥出来,实属“丢了西瓜去捡芝麻”。过去,在盲目坚持“HIFU治疗一定要达到消融”的理念下,国内几家医疗机构曾经出现过肠穿孔、腹腔动脉闭塞等严重的并发症。

正是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,赵洪教授多次强调,对于中晚期癌症患者,有效和无效,不能单纯以影像学改变为指标,最终还是要以病人生活质量的提高和生存期的延长为主要依据。在此基础上,进一步提出了HIFU治疗的“非消融效应”,特别是在针对一部分中晚期恶性肿瘤的治疗中,发挥HIFU治疗无创的优势,缓解局部症状,提高生活质量,适当延长生存期。

医学的出现,始于疾病,先有病人而后有医者。病是否存在,过去主要取决于病人的主观感受。今天,诊治疾病越来越依赖设备,病人却逐渐失去了自己是否有病的话语权,这种现象值得深思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”实施健康中国战略“,提倡“以人为本的个体化诊疗”,这就是以生命的名义,还医学以初心!

 

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
招聘启事
CONTACT
联系我们
  • 咨询电话: 400-070-7072
  • 客服qq: 264027181@qq.com
  • 公司地址: 上海市浦东新区商城路369号